您好,欢迎来到广东画院网站!

搜索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客服组: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
-

广东画院地址:广州市人民北路873号   广东画院美术馆开放时间:上午9:00-下午5:00   联系电话:020-81361621
©2019:广东画院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47405号 |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广州

画院美术馆

Art Gallery

形随笔立——小议周正良和他的《南海先生》

分类:
画院美术馆
2011/12/19 11:18
【摘要】:
辛卯盛夏的一个夜晚,周正良给我电话,邀我次日午去美术馆展厅现场看看他参加“百年风云——广东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参评作品
形随笔立——小议周正良和他的《南海先生》
 
文/黄唯理
 
  辛卯盛夏的一个夜晚,周正良给我电话,邀我次日午去美术馆展厅现场看看他参加“百年风云——广东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参评作品。如我所料,正良还是脱不了他不到最后一刻不言放弃的性子,这次,他是最后一个送展者。我依约往展厅观之,正良的这幅名为《南海先生》的历史人物画在展厅一堆画中,视觉效果突出。自由的书写,不失法度的渲染,使他的作品呈现出整体而鲜活之感。我感叹:这又是一幅好画。赶在工作人员“清场”前一刻,正良拿出随身备好的毛笔之类简单用具与我议论着如何为装裱还未干透的画面来最后的“点睛”之笔。
 
《南海先生》草图
 
《南海先生》草图
 
  在一年前我就欣赏过正良的这幅《南海先生》草图。当时,在画院创作室众画家围议着这幅草图的主体、背景和各细节,并纷纷各抒己见。我当时还担心正听取各家不同意见的正良,此刻会否乱了方寸?
 
  《南海先生》表现了康有为1894年与梁启超等赴京会试,意外脚伤后南归广东故里,在家乡庭园一角休养的情形。画中的康有为意气风发,是一年后他领导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公车上书”创举前踌躇满志的精神写照。画面从衣着、饰物、手执物件等细节,反映出康有为这位晚清时期在文化启蒙运动和文学、书法、周礼学等领域均有建树的一代文人的贵族气质。
 
  在我看来《南海先生》一画中人物虽可画得更放松些,但我觉得人物是严谨而具神韵的,背景的花树、坐椅、观赏石的笔墨韵味和营造尤为出色。作者在草图中原以芭蕉为主要背景,也许是考虑到芭蕉叶在当代渐广为画家们所采用之故,作者在绘正稿时大胆地改用了稀在国画创作中所见的岭南特有的树种——鸡蛋花。画面上的鸡蛋花少见随形勾勒,而更多见线墨构成的率性书写,通过线的墨色变化直取物象之神。书法的趣味与画中的灵性墨色交汇融合,形成一种突破传统别开新意的情趣与韵味,最终也助该画整体布局动静相宜、浑然一体。
 
  记得于数年前起,正良就不断地以花鸟小品参展。当时,我戏称他“有执画院写意花鸟大旗之‘野心’”。现在再看他的获奖作品《狙击手》、《标兵》,至今天的《南海先生》,书写性极强,尽抒画家天真灵畅之文人情怀的写意花鸟画技法确助他的写意人物画大进一步。
 
  范玑在《过云庐画论》中说:“形随笔立,笔寓于形”、“不特论形似,更贵肖神明耳。不求形而形自具”,在此范玑言简意赅地点明了用笔对形神的引导作用。这也正是认识写意人物造型与笔墨关系的关纽。纵观正良近年的写意人物画,追求线与笔墨之意趣,更追求将笔墨的自然生发与形态结构神韵浑化合一的完整审美意味,其独立的笔墨符号日渐形成。
 
周正良工作室
 
周正良工作室
 
  中国画讲究摄取,一个“摄”字就仿佛包含着并非外在形态,而在取神与魂之意。正良注重从传统艺术中摄取素养,他一直坚持练习书法,研读文学、碑帖、民间艺术,并以强调心性与书写的写意花鸟画为突破口,寻觅当代人物画创作之突破点。记得在画室的一次闲聊中,我俩对胡适先生在美国一所大学中的讲稿词,尤为认同与折服。胡适先生当年是这样说的:“中国有画史以来第一次有意识地水彩被黑白素描所取代,对事物轮廓的写实把握让位于对意念、精神的写意理解与表述。……但他们更注重超越形似,注意剔除非本质的东西,以集中表现甚至夸张地表达他们要表述的内容”。胡适先生把写意人物的造型原则和高明之处说得非常明白了,他对写意精神的理解让我俩钦佩。
 
  至此,还让我想起了在人物、花鸟中“心象与自然契合”、“准确与夸张”结合得较为成功的画家任伯年先生。当年,在一片赞誉声中任先生仍毫不掩饰自己作品中书写的欠缺,他说:“作画如颐(任伯年名颐),差足当一‘写’字”。其实,任伯年作品虽然强调了造型的准确性,但所幸他并无太多地受体积轮廓、明暗等西方科学,客观绘画法则的影响,而在他的作品仍较成功地保持了纯正的中国画的“民族血统”。任先生的成功不能不归功于他从书法、白描、目测心记等中国艺术传统中摄取及锤炼之果。正良有否受过任先生经历的启示,我不得而知。但我期望,善于思考的正良能从中受到教益并坚定地走从传统中摄取素养,促使写意人物画创作走向更高审美境界之道。
 
  我与正良有着相似的际遇,经历过不少的失意之苦,也品尝过某阶段的成功喜悦。因此我们见面的机会、交谈的话题也便多了。我们常聚于一起或品文房四宝或闲聊无边的话题或各捧一杯清茶神游发呆。我们也曾多次一起外出采风写生,更有两家子一起旅游度假的愉快经历。与正良接触,我总从他的眉宇间和谈话的口气、内容中,感到他有着一种回归中国传统贵族文人式生活之梦想;有着对失意和压抑的抗争或无奈;同时,多年的军旅生涯练就了他的坚毅与自信,也掩饰不了他男人大丈夫的固执和率性。再品他的画和书法,总能品读出些他的趣味、他的人生、他的品格来。
 
  正良历经反复锤炼,其中有多少甘苦料他当自知自品。他今天能获“百年风云——广东近当代重大历史题材美术作品展”中国画唯一的金奖,决非是偶然所得的恩赐。作为深交与同道,我由衷感到喜悦并真诚地祝贺。相信不乏睿智与思考的他,能以此为起点,正视成绩与所缺,坚毅地继续前行。
 
 
2011.7.2于梦山居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出版画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