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东画院网站!

搜索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客服组: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
-

广东画院地址:广州白云区白云新城画院路一号   广东画院美术馆开放时间:上午9:00-下午5:00   联系电话:020-81361621
©2019:广东画院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47405号 |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广州

创造研究

CREATION

孙洪敏:画画、养猫,我都不刹车

分类:
创作研究
2022/07/29 22:46
【摘要】:
      孙洪敏,出生于长沙。2015年获“第二届广东省文艺界中青年德艺双馨艺术家”。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现为广东省女画家协会主席。
      画家孙洪敏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一年有365天,我可以368天都在画画,没有节假日。”
      近半年来,孙洪敏亮相频频。2021年,她从广东画院退休。她曾设想,退休后安安静静再创作十年,除了画画不考虑其他。然而半年后,孙洪敏领衔创办了广东省女画家协会,并担纲主席。
 
孙洪敏在工作室
 
      两个月后,孙洪敏又举办了自己大型个展:2022年7月15日,《陌上花开——孙洪敏油画作品展》在广东美术馆展出。
      本次展览是孙洪敏从艺以来作品最多、最全的一次展览,展出了她的油画精品200余件。从“女孩·女孩”“花花世界”到“猫·女孩”“猫孩子”,让同行乃至公众看到其惊人的创作力。
 
走进工作室
 
      女孩:精神自画像
 
      展览前后,羊城晚报记者都来过孙洪敏的工作室。“这20年,我没有一天不在画画。”她的这个画室时常彻夜灯火通明。
      为准备这次展览,孙洪敏将这些年来数百幅作品翻了出来。“有些作品画完就一直尘封在库房,直到这次拿出来,其中蕴含的充沛力量让我自己也很感动。”谈起创作,孙洪敏总是充满自信的。
 
接受访谈的孙洪敏
 
      孙洪敏198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1999年,她选择重回艺术之路,参加广州美术学院研修班学习,跟随郭润文等油画家苦练古典主义油画技法。
      2004年,孙洪敏的油画作品《女孩·女孩》获“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银奖,在画坛崭露头角。
      20年来,孙洪敏笔下的“女孩”几乎处于同一年龄段——无论她们是“80后”“90后”还是“00后”,都能被画家精准地定格出青春期女孩特质。
 
《女孩日记(之一)》 布面油画 2013年
 
      “少女”母题的演绎,帮助她找回少女时光的纯粹与清澈,成为个人精神上的自画像。在近年的全国美展中,沙发上的女孩已经成为一种常见题材,孙洪敏可谓其肇始者。
      坐在《女孩·女孩》系列的画作前,孙洪敏说,早年近十年的舞蹈经历,让她对肢体语言有着自己的理解。“一个人的画面不仅仅由他的技法决定的,更在于作者的人生经历。”一边说,她的肢体语言随之丰富,不时比划起舞蹈的姿势。
      相较于艺术上的自信,孙洪敏在生活中有着另一面。
      她坦言,与创作时的超级自信相比,自己在生活中却是一个敏感、脆弱、不自信的人。“敏感的性格让我能感受到许多常人可能难以察觉的东西。唯有画画令我感到踏实,它把我的心给锁定了,让我不受情绪左右。”
      多年来,经历过生活的变故与病痛的折磨,她庆幸始终有画画作为一种情绪调节剂相伴左右。
 
工作室里的油画调色板
 
      “孙洪敏有种神经质,在嘴与心之间,那个‘把门的’常常不在岗位上。”老领导、老同事许钦松的评语被贴在她的个展展厅里。
       在外人看来,孙洪敏有时确实表现出某种双重人格——在外人面前热情奔放,堪称“社牛”;但内心又不无“社恐”,不知如何处世。
      “做任何其他事情都很消耗我的精神和体力,只有画画,怎么折腾我都不烦。”她说,“所以,比起跟人打交道,生活中我更喜欢一个人待着,哪怕不画画,也愿意对着我的猫发一天呆。”
 
      创作:因“猫儿子”而改变
 
      “对着猫发呆”的习惯,孙洪敏可能是从七年前开始养成的。2015年,孙洪敏搬进位于柯木塱艺术园的工作室,园子里的流浪猫闯进了她的生活。
      由此,猫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时常能在柯木塱见到一位身材娇小、面带关切的女士,细心照顾着流浪猫。
      据孙洪敏自述,她前前后后收养了超过100只这样的小动物,甚至在朋友圈里获得“中国养猫最多的女性画家”之名。
 
还在创作中的猫咪画像
 
      自从流浪猫闯入了孙洪敏的生活,她的生活方式和创作样式都变了。猫与女孩,成为其绘画的两大主角。
      在广东美术馆她的个展现场,45幅千姿百态、天真可爱的“喵星人”肖像铺满了整整一面墙。在她新创作的《猫·女孩》系列中,猫和女孩一起登场,相互独立、各为主角,而又互为映衬。
      孙洪敏不但关心猫、画猫,还常拿出自己的画作,通过公益拍卖筹集经费救助流浪猫。
      猫的身影、猫的叫闹,也一直伴随着记者整个的采访拍摄过程。
 
猫咪“白白”
 
      孙洪敏抱着一只名叫“白白”的猫,细心抚触着说,它们的性格就是不能强求,喜欢了自然会和人接触,和人亲近。
      这也正如她对于艺术和市场的态度:“如果接受我,就不要改变我,因为这是我的艺术追求……艺术本来就是百花齐放,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干嘛要投其所好?”
 
      刹车:“会违背我的内心”
 
      从画画到养猫,孙洪敏都刹不住车。
      朋友劝她,不要在收养流浪猫上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但孙洪敏不听。在她看来,如果没有猫的出现,不会有自己后来的两大新作系列:“我为什么要刹车呢?我会遵从自己的内心感受,刹车会违背我的内心。”
      “画画是治愈,养猫也是治愈。”孙洪敏说。她懂猫,猫也懂她。从画画到养猫,都是她为自己找到的情感出口。
      用许钦松的话来说就是,一说起婚姻和教育孩子,孙洪敏就一脸的茫然无措和无奈;但一说起油画,她的眼神会有特别的光亮。
      不过,在采访中,孙洪敏还是多次提及了儿子,并引述孩子对她的描述:“妈妈,一分钟前你还是暴怒的狮子,一坐到画布前,你就变成了绵羊。”
      在个展开幕式上,孙洪敏自评是一个好画家,但可能不是一个好母亲。其实,她最早养的那只猫,就是儿子当初偷偷带回家的一只英国短毛猫。
 
《落叶的春天》(局部)布面油画 2022年
 
艺 谈
艺术家是美的传递者
 
      ▶▶ 细节中见时代
     
      羊城晚报:这次个展和之前相比有些什么特点?在展览筹备中有怎样的感受?
      孙洪敏:为了这次个展,我做了很多准备,也借这个机会重新看了一遍自己过往的创作。这次展览可以说是二十年的创作总结,可能以后我不会这么画了,我觉得该给自己划上一个小句号。
      通过这次展览,我自己的每个阶段都清晰可见。实际上我一直都在变,一直在追求进步。
      比如比较有代表性的“女孩·女孩”系列,可以看出后期的创作就比之前放松,在细节的处理上更游刃有余,更到位、更准确。
      回过头看,我的每一个创作阶段都很重要,如果没有早期认真地对待每一个细节,就不会有后面的游刃有余。
 
      羊城晚报:在您的作品中,可以明显感受某些时代气息。女孩、猫这些看似重复的题材,如何寄托您的思考和感情?
      孙洪敏:我们常常强调,艺术创作要兼具思想性、学术性、时代性。我笔下的女孩,从相貌特征、服饰衣着上,都流露这个时代的印记。她们的表情是静态的,但是身体上的信息是流动的。
      女孩服装上的一个小洞、头饰上的一个发卡、身体上的一块纹身,其实都可以成为反映时代的印记、符号。
      我还会用一些细节来表现情绪的波动,所以女孩们的眼神,甚至手、脚的姿态,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无论是画女孩,还是画猫,我都希望能够再生动一些、再可爱一些。我认为,美术首先要美,艺术家是美的传递者。即便是在表现对象的反叛、抑郁甚至惶恐,我也不会用“苦大仇深”的形式来表达。
      相反我会进行微调整,既抓住人物的神韵,也让她们能够更美。艺术来源于生活,一定是要高于生活。
 
《猫孩子》布面油画 2021年
 
      ▶▶ 坚持,胜利属于你
 
      羊城晚报:作为艺术家,您如何平衡市场和艺术创作的关系?
      孙洪敏:作为职业画家,我不回避市场的问题,市场和艺术其实不冲突。但我是专业画家,首先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和学术追求。
      多年前,有画商认为我的“女孩”系列不够美,希望我向他理解的“唯美”靠拢。我对他说,如果你接受我,你就不要改变我,这是我的艺术追求。
      不同的画家,创作理念、追求方向不一样,你不能让我成为他,他也不可能变成我。
      我不会为了迎合市场而改变自己初心和追求。对于越是不欣赏我的,就越要引导、让别人学会怎么欣赏。当然这有一定的难度。
      我也提醒过很多年轻画家,你们千万不要为迎合市场而改变初心,要想让所有人的爱好一致是不可能的。艺术本来就是百花齐放,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干嘛投其所好?只要坚持,最后胜利的就是你。
 
《猫·女孩》 布面油画 2021年
 
      ▶▶ 促使她们走出来
     
      羊城晚报:广东省女画家协会主席是您的新衔头。您如何看待女性艺术家今天的境况?
      孙洪敏:身为一名女性画家,我深知女性画家群体的不易。社会要求女性画家在坚持自我、活出自我的同时,还要身兼多种社会角色,其实这很难。
      以我个人为例,从某种意义上讲,虽然艺术方面有了一定成就,但是我的家庭却是失败的。身为女性,我们都希望工作、事业两全,如果真要做到,肯定要比别人付出多许多倍的努力。
      我的“女孩”画作中,出现了一些潘玉良的影子。潘玉良就是一个冲破世俗偏见的时代女性画家代表。性格里的“蛮性”,让她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最终成就了艺术中的自己。
     我希望尽可能为广东女性画家群体搭建更多的平台。想办法让她们多露脸,促使她们走出来。我也希望社会多关爱女性画家,不要过于苛责她们,同时给她们更多施展能量的舞台。
please try again.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